9月1日午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继续刊发系列报道,讲述《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修订背后的全面从严治党故事。这一次,仇和“宿迁医改”的操盘手、在任12年的宿迁市卫生局原局长葛志健来到台前。

  生活纪律是党员在日常生活和社会交往中应当遵守的行为规则,涉及个人品德、家庭美德、社会公德等各个方面,直接关系党的形象。新修订的《条例》在生活纪律方面新增第一百三十六条:“党员领导干部不重视家风建设,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失管失教造成不良影响或者严重后果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指出,从近年来查处的腐败案件看,家风败坏往往是领导干部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不少领导干部不仅在前台大搞权钱交易,还纵容家属在幕后收钱敛财,利用权力和影响经商谋利、大发不义之财。

  2018-10-22,江苏省宿迁市卫生局党委原副书记、局长,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原党委书记葛志健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而在此前两天,其子葛腾因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判刑。

  葛腾是原江苏有线宿迁分公司市场部大客户经理,他利用父亲职务便利,在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建设过程中提高招标条件,为江苏扬安集团有限公司中标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暖通工程提供帮助,后江苏杨安集团有限公司成功中标。根据事前约定,葛腾先后三次收受好处费共计45万元。2018-10-22,葛腾因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

  “我儿子从小不爱学习,一直想当‘老板’,我把精力和时间都用在我的工作事业上了,对孩子疏于管理。等孩子长大了,一些不好的习惯已经养成,当我再想管的时候已经管不好了。”葛志健在忏悔书中如是说。葛腾成绩不好没能考上大学,葛志健送其参军。2003年当兵回来后,整天在家睡觉、打游戏或在社会上游荡。2004年后,在父亲的“资助”下,葛腾开过饭店、开过动漫公司,也开过修理厂,但均以亏损告终,而每次亏损后都由葛志健为其“买单”,填补儿子的经济损失。

  眼看着儿子一事无成,葛志健便产生了积累财富为儿子成家立业打基础、谋发展的思想和行为。“我自己个人收入较高、平时用钱很少,也不缺钱,之所以会受贿,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为了孩子。”葛志健说道。就这样,在父亲的纵容下,葛腾利用父亲的地位和职务上的影响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并收受贿赂,一步步走向违法犯罪的深渊。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点评道,葛志健对儿子葛腾从小失于管教,未能营造良好家风,使其在成长道路上肆意任性,养成不良习惯。身为父亲,葛志健亦未能身体力行做好表率,畸形的价值观和扭曲的家庭观让葛腾愈发丧失做人做事的底线。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指出,公开资料显示,葛志健出生于1960年,1982年参加工作后曾在江苏玻璃厂担任医师,此后进入宿迁市政府办公室工作。

  2003年,葛志健由宿迁市城管局长转任宿迁市卫生局长,这一干就是十二年。上任时,恰逢时任宿迁市委书记仇和力推医疗改革,即吸引社会资本投资办医,从而掀起医院“公转私”的浪潮。

  作为卫生局“一把手”,葛志健自然成为仇和“宿迁医改”的操盘手、主力干将。也就是在他就任卫生局长的2003年,宿迁市最大的公立医院宿迁市人民医院转为民营医院。经过大刀阔斧的改革,宿迁成为了全国唯一没有公立医院的地级市。

  2018-10-22,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发布公告称,依法对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党委书记葛志健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在此之前的2015年3月,葛志健当年在宿迁的领导仇和已先一步落马。

  9月2日,澎湃新闻从中国裁判文书网2017年11月公开的《葛志健受贿罪二审刑事裁定书》了解到,张某3证言显示, 2014年社会上就有传言要查葛志健,其确切知道是2014年底2015年初,听银行的朋友说检察院在查葛志健父子的账,自己立即告诉葛志健,提醒他有人查葛某的账,葛志健非常紧张,让其再明确核实一下是哪个单位在查,自己告诉他是检察院在查。

  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出,2014年底和2015年初,葛志健集中退钱的原因之一,包括2015年1月他得知检察院在查儿子葛某的账,感觉是冲着自己来的。

  此外,葛志健供述称,他根据胡某某女儿的专业设置了一个招聘岗位,后来,胡某某女儿通过笔试、面试,最终被市卫校录取了。在分金亭医院升级创二甲医院的期间其去做过现场调研和指导,对他们很支持。2012年儿子葛某结婚时,请胡某某吃喜酒,他出1万元礼金。亲戚以外关系特别好的最多5千元钱,其他一般的就2千元钱,这1万元礼金偏多,葛志健以前没有出过胡某某家的礼。